简陋搭建无水电 话望生园丘建筑征万元产业税

2020-07-28 346浏览 22评论 19赞
简陋搭建无水电 话望生园丘建筑征万元产业税

简陋搭建无水电 话望生园丘建筑征万元产业税

即使如此简陋的工人宿舍,也在征收产业税的范围。

深山野岭无水电供应、无柏油路衔接的园丘建筑物,竟被征收数千甚至上万令吉的产业税;征税的话望生县议会被指形同盗贼,令约50名业者极之反感。

据了解,话望生县极为偏僻园丘内的所有建筑物,不论简陋与否,包括工人宿舍、储藏室、办公室或机械车辆棚等,皆被征收高昂的产业税。

这项征收税务,对园丘业种植者来说,非常离谱,甚至形同盗贼。

“县会如同盗贼”

正当我国橡胶和油棕两大原产品的价格近年来大幅滑落,加上去年4月起消费税的实施造成生产成本大大提高之际,话望生县议会不通情达理,去年底发出一纸公函,向有关园丘征收高昂的产业税。

由于在话望生一带有近50个小园丘深受征收此产业税的严重打击,在来自彭亨州的农业投资者林锦志的号召下,近25家小园丘种植业者日前举行圆桌饭局,进一步商讨对策。

上述业者一致通过向话望生县议会呈函反映实情,坚决要求暂缓实施这不合情理的征税方式。

他们说,如果征税方式一旦开跑,将导致园丘种植业者蒙受重大损失,甚至血本无归。

届时,经营者唯一的选择只有放弃在丹州种植业,这将导致丹州政府官联公司的土地租金,以及土地局的税收落空,丹州政府在这方面的收入将减少约20%,可谓得不偿失。

话望生园丘业困境多

从事种植业近20年的林锦志说,业者将以话望生园丘业种植者联谊会名义呈函县议会,函件副本则将发给县议员,要求征税令暂缓实行。

他说,暂缓征税的理由有:(1)农产品如橡胶、油棕、水果及蔬菜价格不稳定,生产区远离销售市场,运输成本高昂;(2)丹州农产品生产成本高昂,回酬率低,因为种植区多数位于斜度高的峻岭,得付出双倍工资聘请工人;另外,豪雨的冲击,也经常导致较陡的山坡发生土崩或泥士侵蚀,需花巨款重修。

该州大多数种植区是在森林边缘,幼苗或农作物经常面对野生动物,例如山猪、大象、猴子出来捣乱和摧毁,业者须花额外的资金来补救及翻种。

“在山区也经常发生劳工为寻求更高薪金而漏夜逃走,对雇主造成巨大损失,包括重聘劳工等;此外,生产成本如肥料、农药及机械等也逐年陪数提高。”

简陋搭建无水电 话望生园丘建筑征万元产业税

林锦志(站者)就话望生县议会征收不合理产业税的课题,向话望生园丘业种植者做说明。

丹州地税最贵

林锦志说,丹州地税每年每英亩120令吉已经是全马之冠,另外还要付出每英亩数百令吉给拥地的半官方机构,如州务大臣机构及回教基金局等。

他说,环境局、水利灌溉局及森林局订下的大自然环保规格相当严厉,如地面保养、排水系统、保护水源及恢复地貌等,都增加生产成本。

“这些远离城镇区,地处偏远的农业种植区,根本无法享受路灯、水电供应、垃圾处理、基建维修及任何设备或服务的便利。”

林锦志说,丹州园丘及种植业者不应该采取观望态度,或各扫门前雪,同业应该团结一致面付任何不公平的施政或克服种种的挑战。

他说,目前成功的园丘及种植业者不多,相信业者会抱着同舟共济,互助互利的营业方针,必能克服困难。

昊再吉:无基建服务园丘产业税不合理

从事树胶业的MELATI AMAN 有限公司经理昊再吉认为,话望生县议会突然宣布对地处偏远的园丘征收产业税,让人深感沉重及不合理。

他说,县议会在市区内征收产业税合情合理,因为他们有兴建道路、沟渠及处理垃圾等,可是在没有提供任何措施与福利的情况下,竟然向园丘征收产业税,让人感到不满。

他说,除了须缴付多个部门的税务外,现在连县议会也要“插上一脚”,加重人民的负担。

“目前经济已经不景,加上话望生是属于山区,土壤内有很多石头,不容易种植油棕,县议会不但不体恤,还要向园丘业者征收高昂的产业税,让我们感到沉重。”

他说,虽然有出席与县议会的对话,但仍然对县议会所给予指示仍感到模糊。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