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2020-06-26 114浏览 75评论 42赞

简美藻育有两个儿子,除了全职妈妈的身分外,她也是板桥国小足球社后援会会长、新北市板桥足球发展协会创办人,她为改善大儿子妥瑞症而与足球结缘,现在她不只推广足球运动,还带着一群孩子做公益、闯世界!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胜负之外,带给孩子的收获无价

足球,是简美藻的生活重心,这颗球当年和大儿子的妥瑞症一起进入了她的世界,也意外带动一连串美好故事。当时,小儿科医生建议简美藻藉由运动改善孩子的妥瑞症,她恰巧在自家附近运动场看到足球教练授课,因名额已满只得自行组班,于是她号召幼儿园家长组成6人足球小队,直到8年后的今天已成为300人的大型社团。

简美藻分享足球为孩子带来重大改变,除了大儿子武宸(目前就读国中)的妥瑞症症状已鲜少发生,她认为孩子还学到团队合作、社会化,更能增进亲子关係。「每个孩子都是家庭中的至宝,这些至宝想要赢球就必须学会团队合作、改变自己的个性、互相磨合。」简美藻观察到,孩子们从一开始互相吵架,到后来合作无间,连父母都能感受到孩子的改变。「未来到社会上也是一样,必须去适应老闆、同事,这是除了比赛胜负之外带给孩子的收获。」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足球替亲子关係加温

简美藻鼓励家长一起加入足球社团,除了提供亲子足球课程,还曾举办各种趣味赛事,家长对决、家长和教练PK等,「以前比赛都是家长在场边,我们换成家长下场,孩子在场边叫嚣,小朋友们都觉得太有趣了!」藉由这些活动,亲子间的话题不再只侷限于成绩,家长们也能深刻体会到「原来踢球这幺累!」而非只是旁观者。

足球社每月聚集300人举办月赛,简美藻原担心可能因天气问题受阻,没想到不论寒流、酷暑或晴雨,社团的亲子皆踊跃参与,让她感受到众人对足球的热情与支持。简美藻也提到每到考试前,足球社和安亲班上演的拉锯战,「部分家长起初觉得孩子考前应去安亲班加强学科,就不上足球课了,但孩子因热爱足球,反而更加顾好学业本分,自己几次向爸妈保证并证明后,家长也就放心让孩子来踢球了。」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简美藻对学校现行体育课有感而发,她提到小学体育课可能被拿来补上国语、数学课,「这个年纪的孩子最需要的就是跑跳、运动,我们却要孩子坐下来看课本,然后再怪孩子怎幺都静不下来,或说小朋友有过动可能要吃药,这是本末倒置的作法。」简美藻呼吁政府单位应更重视体育课,一周两堂其实不够,但最起码这两节课要还给孩子。此外,她也强调「体育课非校队,不应高压教学」,期许小学体育老师採游戏、快乐的方式来带课,提昇孩子对运动的兴趣。

带一群孩子闯世界、做公益

多年来,简美藻除了陪伴足球社的孩子们持续运动之外,她更希望藉由足球带着孩子与世界接轨。板小足球社与慈光万盏计画合作,每年前往斯里兰卡进行志工服务、教育交流;今年更收到泰国观光体育部的公文,获邀参加国际少年足球邀请赛,「真的非常感动,这是国对国的交流比赛,让孩子们有机会和日本、韩国、马来西亚的小选手踢球,未来如果有机会,我更希望带他们去欧洲。」

足球社的活动不仅限于运动,他们还办孩子们专属的春酒、爱心鞋盒赠偏乡,也与淡水忠山国小合作成立「猴囝仔假日学校」,希望带孩子走入自然,朝「生活就是教育,教育就是生活」的目标前进。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除了在足球领域为孩子服务,简美藻自身也喜爱游泳、跑步,个性急、讲话快的她,藉由游泳让自己冷静、慢下来,并思考生活中有哪些可做得更好之处;跑步则让她更有毅力,即便再累再喘也要达成目标,且近期她藉由运动还瘦了7公斤!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每个孩子的成长,都有她艺术创作的一笔

简美藻的成长过程并非一路顺遂,因父母离异且另组家庭,她与大哥由外婆拉拔长大,大姐和二哥则跟着奶奶,曾有「我又没做错事,为何爸妈不要我」的感慨。她在国中叛逆期爱打架、不喜上课,是导师眼中的问题学生,所幸一位美术老师拉了她一把。「美术老师说若不想上课不要乱跑,可到美术教室找他,我就跟着老师学画,参加比赛拿了很多奖,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和自信。」简美藻非常感谢老师,「他绝对没想到当年帮了我,影响我现在也努力去帮助更多孩子。」

就读复兴美工后,简美藻进一步深耕于艺术领域,尤其喜爱水墨画,进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插画家,虽现在成为全职妈妈未持续作画,但她认为足球社团就是她的艺术创作。「社团里每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都有我的一笔,在我眼里,他们就是我的作品。」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化感恩为力量,良善不断循环

简美藻17岁、二哥19岁那年,兄长被发现罹患扩张性心肌病变,需长期住院等待换心手术,因爸妈都不在身边,她于是决定大学休学全心照顾哥哥,「他在病房靠4台帮浦维持生命,医生原本评估只能活3到6个月,可是我陪他在台大住了整整2年。」

在医院看遍生老病死,简美藻分享一般人听到救护车鸣笛声总有负面感受,但她却带着期许,期待有人能将心脏捐给哥哥。当年仅17岁的她,每周一还需面临缴交医药费的困境,「我很感谢台大社福和医疗团队的协助,帮助我们解决医药费的问题,也让哥哥恢复健康。」这段经历使她往后的人生总是充满感谢,怀抱着感恩之心希望让良善不断循环,这也是如今她帮助足球社孩子、且带着社团做公益的动力来源之一。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简美藻心目中的妈妈力】

我的原生家庭破碎,到现在如此幸福美满,就是因为我的两个孩子。原本我打算不婚,因为有了大儿子武宸且另一半坚持结婚,因此让我走入家庭,武宸让我有了一个家;小儿子武仲则让我的人生更圆满,总是贴心照顾我,洗澡时帮忙拿浴巾、口渴帮我倒水,怕我热还帮忙开电扇,让我知道我是被爱的,儿子们使我拥有儿时不曾有过的安全感。

我曾和一群妈妈走上街头,要求教育部给孩子更好的教育环境,当时我就告诉教育部官员:「不要小看妈妈的力量,妈妈可以为孩子奉献牺牲,就算天塌下来我也要为孩子扛着。」有孩子以前,我遇到挫折虽会坚持但偶尔也曾放弃,但成为母亲为了孩子,我的人生没有放弃这两个字且更有毅力。

因儿子妥瑞症而创足球社,简美藻带一群孩子闯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