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三秒钟就新增一名失智症患者,卫福部:把失智症服务做成一条龙

2020-07-18 109浏览 26评论 41赞

(中央社)

林先生照顾失智妻七年,太太已忘了他是谁,要找他时就嚷着「王八蛋在哪?」想到没办法让辛苦一辈子的太太享福,林先生泪流不止,并盼社会对失智症者更友善。

61岁秦女士罹早发性失智症,52岁开始出现症状,不断买各式物品回家,光衣服、鞋子就有好几柜子,还曾经到百货公司一次就花掉新台币7、8万元。

秦女士的配偶林先生说,当时看太太外表没有异状,以为只是爱买东西,加上他工作很忙,每天早出晚归,没有特别留意太太状况。直到症状愈来愈严重,太太一直买卫生纸、清洁用品,「光是洗衣精的量就够用3年,」每天晚上都吃固定的东西,本来喜欢的社团活动也完全不想参加,在女儿督促下才就医,54岁时确诊阿兹海默症。

为了照顾太太,林先生卖掉公司,全心投入陪伴。林先生在受访时牵着太太的手,但太太刚发病时,「完全不记得我是谁,一直以为自己还未婚。刚开始照顾时,她完全不让我碰、也不可能让我牵着手。」照顾遇到很多难题,「太太忘记我」的心理煎熬更难以承受。

林先生被生病的太太遗忘了,但他24小时照顾,慢慢突破太太的心防,从陌生人变成亲密的好朋友。问太太怎幺称呼他,他微笑着说,「她现在都叫我王八蛋,只要她问『王八蛋在哪?』我就知道她在找我了。」

秦小姐刚发病时,林先生心里非常不服气,认为没有家族史,疾病怎幺会找上门?他花了4年,带太太全台跑透透寻名医、找偏方,听到人家介绍什幺就买什幺,还曾到日本买银杏、到韩国买药;有人说失智应该是中邪,他跟着求神、问卜、喝符水样样来,但太太退化得更严重。

医师看林先生每天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且因自责、焦虑、情绪紧绷,濒临忧郁症边缘,介绍他到台湾失智症协会寻求帮忙,透过其他照顾者经验分享,学习照顾技巧,心理负担也有协会人员帮忙分担。

「照顾失智症患者很像照顾小孩」,林先生表示,不管是睡眠、饮食,各种日常生活起居都要重新调整。如晚上9时30分前一定要上床,饮食能自己吃就绝对不能餵,能用筷子就绝对不用汤匙,「以免用了汤匙就忘了筷子怎幺用」;每2到3小时就要带去厕所解尿,「因为她不会说要上厕所,只会一直绕圈圈。」

林先生说,太太这辈子都过得很辛苦、蜡烛多头烧,他心里最大的遗憾是「明明只要再撑几年,她就可以享福了,为什幺现在会这样?」身为主要照顾者,林先生也没有生病的权利,「万一我也倒了,重担就全落在孩子身上。」

虽然有长照资源,但因为当时有年龄规定,林先生没办法用上。现在长照2.0虽然放宽年龄规定,但林先生担心共同照护中心的照服人力,无法应付失智症患者需求,他选择自己照顾,偶尔让女儿接手。但社会对失智症患者的不友善仍让他难过。

林先生说,太太轻度失智时,外观和常人无异,有一次上公车,司机一听到哔卡的声音就立刻回头说拿出残障证明,「我从此之后没再搭过公车」;2个月前去听一场音乐会,因太太不自觉会跟着音乐哼唱,也被邻座的观众说:「我们买票进来,不要影响我们的权益好吗?」结果他和太太被请出表演厅,只能在大厅看转播。

林先生表示,希望社会大众更了解早发性失智症,失智症绝非老人专属疾病,除了知道疾病成因、相关照顾知识外,更希望可以对患者和照顾者有同理心,帮助这些家庭,才有可能降低家庭悲剧和社会问题发生。

卫生福利部:把失智症服务做成一条龙

而林先生的状况,并非个案。昨(25)日,总统蔡英文接见「国际失智症协会」主席格兰瑞斯及台湾失智症协会代表时,蔡英文表示,今年5月WHO刚通过「失智症全球行动计划」,WHO估计,全球平均每三秒钟就新增一名失智症患者,失智症影响已是全世界共同挑战。

蔡总统表示,台湾的失智症挑战越来越大,政府基本上有两个想法:第一,照顾失智症患者需特殊专业,这和照顾失能者有很大不同;第二,政府有必要持续推动更全面、深入的失智症防治与照顾政策。

蔡英文说,失智人口快速成长,卫生福利部正在加快脚步推动相关政策,今年初上路的新版长期照顾计画,特别将50岁以上失智者纳入服务对象,由政府补助社区化日间照顾、喘息服务或失智症团体家屋服务;长照2.0政策中,照顾失智者是最优先项目。

社团法人台湾失智症协会今日上午则举行失智症联合学术研讨会,理事长赖德仁致词时说,目前台湾失智人口已超过26万人;再依人口推计数据推估,民国125年台湾失智人口将高达近56万人。快速增加的失智人口,将对家庭社会产生重大冲击,也将成为长照沉重负担。

卫生福利部部长陈时中受访回应台湾失智症政策纲领时表示,目前希望能跟国际接轨,台湾已有一些成就,明年会公布新的政策纲领,从七大面向努力,卫福部会把失智症照顾防治列为重要政策,全力推动。

七大面向包含:

将失智症视为首要公共卫生议题并提出政策提升民众对失智症认知与友善态度降低罹患失智症风险提升失智症确诊率及服务覆盖率提供失智症照顾者的支持服务及教育训练建立失智症资讯系统鼓励研究及创新方案

陈时中在致词时也分享自身经验,40年前第一次碰到失智症患者,是他的表姑妈,当时发觉她总是重複问问题,后来渐渐恶化、出现很多脱序的行为。「一开始大家觉得是老番颠、是不是『起肖』」,会有误解都是因为整个环境对失智症不认识,相对就不友善。

「40年前这样,现在不应该这样,有很多事情可以做,」陈时中说,会从诊断、治疗、照顾三方面努力,已要求26家部立医院要成立失智症门诊中心,且会和共照连结,「把服务做成一条龙,」让患者得到更好的帮助。

目前全台有20个失智症共照中心,陈时中说,未来四年希望提升服务据点的布建和量能,达到63个共照中心和368处服务据点;也希望在四年内将台湾失智症确诊率从目前的三成提高到五成,民众对失智症的认识也能提升。

卫福部护理及健康照护司长蔡淑凤表示,民众了解失智症,进而能谅解、不会产生误解。很多家庭因为失智症产生纠纷,如患者质疑家人「偷东西」、向外人告状「媳妇都不给我东西吃」等,其实都是失智症的症状,了解就不会有不适当的对待和歧视。

蔡淑凤说,目前15岁到64岁民众共有1,800多万人,未来4年将透过各种方式宣导、举办活动,让其中5%民众能认识、了解失智症,有助营造更友善环境。

延伸阅读:如何简单辨识老人是否患有失智症?试试「三种东西测验法」想打造失智友善环境,除了空间设计,更重要的是服务本身
上一篇: 下一篇: